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21年>2021年第1期>文章

快乐的雪花

徐志摩的《雪花的快乐》,以回旋飘飞为主旋律,雪花纷纷扬扬、潇潇洒洒,裹挟着爱情向一定的方向飞扬、飞扬,最后消融到所爱的人心里。

徐志摩的《雪花的快乐》,以回旋飘飞为主旋律,雪花纷纷扬扬、潇潇洒洒,裹挟着爱情向一定的方向飞扬、飞扬,最后消融到所爱的人心里。诗中的“雪花”是诗人的自喻,全诗传达的是诗人自己的快乐。其实,就雪花本身来说,它确实在飞扬、飞扬,最后消融到所依托的大地里。雪花确实是快乐的,首先表现在人们,特别是文人赋予它那么多的雅号上。

诗情画意的雅号—雪花快乐之一

历代文人雅士对雪花的描绘和赞美让人目不暇接,他们赋予雪花的别称雅号,富有诗情画意,充分表达了他们对雪花的深深爱意,这让雪花怎能不高兴呢。如琼花(落尽琼花天不惜,封他梅蕊玉无香。──杨万里),柳絮梨花(漠漠梨花烂漫,纷纷柳絮飞残。──陈允平),玉鸾(造物故豪纵,千里玉鸾飞。──辛弃疾),银粟(独来独往银粟地,一行一步玉沙声。──杨万里),玉龙(飞起玉龙三百万,搅得周天寒彻。──毛泽东),不一而足。

在此,特别要提及一下《西游记》第四十八回,其中对雪花一口气作了十多种比喻,那场雪,“真个是六出花,片片飞琼;千林树,株株带玉。须臾积粉,顷刻成盐。白鹦歌失素,皓鹤羽毛同。……却便似战退玉龙三百万,果然如败鳞残甲满天飞。……但只是几家村舍如银砌,万里江山似玉团。……柳絮漫桥,桥边渔叟挂蓑衣;梨花盖舍,舍下野翁煨骨柮。……洒洒潇潇裁蝶翅,飘飘荡荡剪鹅衣。团团滚滚随风势,迭迭层层道路迷。阵阵寒威穿小幕,飕飕冷气透幽帏。丰年祥瑞从天降,堪贺人间好事宜。……纷纷洒洒,果如剪玉飞绵。”“景值三秋,风光如腊。苍松结玉蕊,衰柳挂银花。阶下玉苔堆粉屑,窗前翠竹吐琼芽。巧石山头,削削尖峰排玉笋;养鱼池内,清清活水作冰盘。牡丹亭、海榴亭、丹桂亭,亭亭尽鹅毛堆积;放怀处、款客处、遣兴处,处处皆蝶翅铺漫。两篱黄菊玉绡金,几树丹枫红间白。”

确实如此,雪花,像美丽的玉色蝴蝶,似舞如醉;像吹落的蒲公英,似飘如飞;像天使赏赠的小白花儿,忽散忽聚,飘飘悠悠。然而,上述这些雅号都比不上一直以来为人们所传颂的“瑞雪”一词,这是因为它真真切切体现了人们对冬天降雪期盼和喜爱的心情。

暖暖仁心的瑞性—雪花快乐之二

“瑞”,吉祥之意。雪之所以加了“瑞”帽,并与“兆丰年”连在一起,这是因为,一来雪对农业生产而言,能防冻保暖、增墒抗旱、肥田增产、杀虫灭菌;二来雪对人类自身而言,能净化空气、解毒治病、创造美景,还是天然的大冰箱呢,于是就有了脍炙人口的“瑞雪兆丰年”一词。

由此不禁想起一个传说:相传人间下雪是由天上三个神仙掌管着,即周琼姬掌管着芙蓉城,董双成掌管着贮雪玻璃瓶,玻璃瓶内盛着数片雪,每当浓云密布时,姑射真人用黄金筋敲出一片雪来,人间就开始下雪了。造物主把雪花赐予了冬天,使冬天于苍凉之中有了生气,沉寂之中增添了乐趣。陆游把下雪比喻为“天女下散花”“麻姑行掷米”,这是人间“瑞雪兆丰年”更为贴切的注释。

除了天赐瑞雪外,人类在自然降雪少的时候进行人工增雪,这是利用飞机向云体顶部播撒碘化银、干冰、液氮等催化剂,或用高炮、火箭将装有催化剂的炮弹等发射到云中,并在云体中爆炸,增加局部范围云层中的冰晶,通过云中的水汽凝华作用,云中冰晶就不断增大成为雪花了。这种人工增雪就是合理开发和利用空中水资源,可以有效地进行农业抗旱、解决人蓄用水以及森林防火。还有,在遇上降雪很少的年份,如一年一度一些城市举办冰雪节和四年一次的冬奥会需要的雪,就要用造雪机来制造。造雪机一边不知疲倦地“喝”进一肚子自来水,一边靠强大的压力把自来水变成水雾(即水汽)喷出。因为空气温度较低,喷射到空中的水雾通过凝华变成了飘飘洒洒的雪花,这就是人工造雪。

当然,从雪花的雅号又可以联想到它所喜欢的颜色──白色。

无瑕洁白的颜色—雪花快乐之三

文人笔下的白雪,用放大镜观察,发现洁白不透明雪花是由一些透明的冰晶组成的。水是无色透明的,冰也是无色透明的,据此,雪也应该是无色透明的,为什么变成白色了呢?

首先,我们应该了解一下颜色的形成问题。各种各样颜色的出现,都与物体对光的吸收或反射有关。可见光是由不同光谱的光组成的,我们的眼睛会把不同的光谱识别为不同的颜色。白光是所有可见光光谱内的光都同时进入视觉范围内的,称为全色光。

这种白光明亮干净,给人以纯真无瑕、整洁卫生的感觉,人们往往用这个颜色代表纯洁。雪花被“赋予”这种颜色,怎能不快乐呢!

其实,雪花呈白色,这和日常生活中刨冰类似的。夏天吃刨冰的时候,你可以亲眼看到无色的冰是如何转变成雪白的。刨冰机的刨刀在一大块透明的冰上迅速地旋转,削出的却是一大堆白花花的不透明的冰屑。这种从透明到白色不透明的转变是光线耍的把戏,即这是光线照射方式改变造成的。对于玻璃和冰块,它平整光滑,人们看它是无色的,这是因为太阳光是平平稳稳地呈直线透过去的。但是,光在冰晶里面就不是直线前进的,而是不断被改变了方向。就雪花而言,雪花是由许多小的冰晶组成的。小冰晶像钻石一样,有好多面,每一面都像一面小镜子,反射光线的能力很强。当光进入雪表层的冰晶的时候,反射方向被轻微改变,然后传到下一个冰晶,又重复同样的过程。这样一来,这些冰晶最后又把各种光谱的光完全反射回来,这些光组合起来射进我们的眼睛,就成白色的了。不难认为,这和无色透明的玻璃砸成碎末堆起来和夏天由刨冰机刨刀削出的刨冰看上去呈白色的是同样的道理。难怪20世纪初对冰雪做过专项研究的一位日本物理学家,把雪比作“来自天空的白色信使”。

对于来自天空这吉祥的“信使”,大自然不仅为它“染”上了白色,还把它“造”成了六角形状,联想到我国民间流传的“六六大顺”,雪花是不是又要美美地快乐一番呢。

“六六大顺”的形状—雪花快乐之四

人们很早就留意到雪花的六角形状,中国西汉时代的韩婴就写过:“凡草木花多五出,雪花独六出。”比德国天文学家开普勒记述雪花是六角形要早了1700多年。

雪花的形状,涉及水在大气中的结晶过程。大气中的水分子在冷却到冰点以下时,就开始凝华并形成水的晶体,即冰晶。冰晶和其他一切晶体一样,其最基本的性质就是具有自己规则的几何外形。冰晶属六方晶系,六方晶系具有4个结晶轴,其中3个辅轴在一个平面上,互相以60度角相交;另一主轴与这3个辅轴形成平面垂直。六方晶系的最典型形状是六棱柱体。但是,当结晶过程中主轴方向晶体发育很慢,而辅轴方向发育较快时,晶体就呈现出六边形片状。大气中的水汽在结晶过程中,往往是晶体在主轴方向生长速度慢,而3个辅轴方向则快得多,因此,冰晶多为六边片状。

每片雪花在整体上虽然都是六角形的,但在细微形态上却有很多差别。有人专门收集过不同形状的雪花,竟发现有两万多种不同细微形态的雪花。仔细观察各种不同形态的雪花,可以发现主要有4种:一是板状雪花,它像一块六角形的薄板,有的整齐而对称,有的错综复杂、呈不规则堆叠的六角形;二是星状雪花,它像一颗有六角光芒的星星;三是柱状雪花,它像六角形的粉笔,它的两头有的是平的,有的是尖的,也有几个大小不同的柱形集合在一起组成;四是针状雪花,它像缝衣服的针,它的两端有浑圆的,有尖尖的,也有单根针状和数根针状合并而成的。

其实,在不同的环境下,雪花可以表现出各种各样的形态。这主要是因为雪花在生成过程中,温度和湿度瞬息万变,只要稍有差异,雪花的形状就会有所不同。也就是说,各种雪花的形成和出现是与不同的气象条件有关的,特别是与空气温度、湿度有着密切的关系。当水汽充足、云中温度下降到–5~–3℃时,天空降下的是针状六瓣结晶冰花;当温度降至–13~–10℃时,天空降下的是板状六瓣晶体雪花;如果是枝状、星状六瓣晶体雪花,通常需要温度在–18~–14℃的范围内;那种琉璃别致的棱形状晶体雪花,则是在–25℃且水汽处于饱和状态下逐渐形成的。

当大气中的水汽十分丰富的时候,周围的水分子不断地向最初形成的晶片上结合。其中,雪片的6个顶角首当其冲,顶角上出现突出物和枝杈。这些枝杈增长到一定程度,又会分叉。次级分叉与母枝均保持60度的角度。一朵六角形的雪花就这样形成了。

尽管雪花最基本的形态是六角形,如美国数学教师帕帕斯在《数学趣闻集锦》中所说:“雪花可能是自然界中具有六角形对称的最为令人兴奋的例子。”然而,当你漫步在雪花纷飞的原野上,你会发现,没有两朵雪花是完全一样的,它是千姿百态的,如同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双胞胎一样。1988年美国科罗拉多国家大气探测中心克奈特一封公布在《美国气象学报》上的信中写道:“人们引证得最多的论断之一,是关于雪花没有两朵是完全一样的。这已为人类智慧所认可。”

一生致力于雪花形态收集观察的本特列,对这些雪花照片进行了反复对比,发现它们的形状彼此各不相同,没有两张是完全一样的。在临终前说,他所拍摄的照片,“这不过是大自然落到我手里的一部分雪花而已”。勿容置疑,继本特列之后,人们总在不断收集雪花形状的照片,已经找到不同的雪花图案达两万多种。然而,这不能说就完整了,还有更多的雪花形状正等待着人们陆续去发现呢。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不露雪字的颂歌—雪花快乐之五

如前所述,雪花,它那瑰丽的六角花瓣,烟一样轻,玉一样润,云一样白,悄悄落到大地上,为大地盖上了一层棉被。放眼望去,整个世界白茫茫地犹如一个童话般的冰雪王国。

雪花,它在唱无声的歌,那是多么的美妙,一年一度的冬天,反复地演唱着纯洁之歌,伴着松柏的清香,给人们一种凉莹莹的抚慰。一切都在过滤,一切都在升华。

然而,1500多年前南朝梁•刘孝绰《对雪诗》更会让雪花快乐得不得了。此诗为:“桂花殊皎皎,柳絮亦霏霏。讵比咸池曲,飘摇千里飞。耻均班女扇,羞俪曹人衣。浮光乱粉壁,积照朗彤闱。”它虽通篇写景,却句句含情。它虽通篇不露雪字,却句句是在咏雪,把雪之形(以桂花、柳絮比喻)、之态(以尧时的咸池乐曲比喻)、之色(以皎白的班女扇比喻)、之光(以浮光乱粉比喻)淋漓尽致地描绘出来了,字里行间流露出诗人对雪的赞美之情。

确实如此。雪花从不计较名利,一年一度快快乐乐地不留任何痕迹在人间走了一遭。然而,我们必须记住:“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正是如此,雪花轻轻地来了,默默无闻地走了,可它是在用自己的生命肥沃着大地,为人类造福啊。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