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8年>2018年第1期>文章

我国北方有个农牧交错带

  在我国北方长城中、东段沿线的南北两侧地区,赶着牛羊群在起伏如波的草原上游荡的牧人,在河谷阶地和滩地上种植的一片片玉米和谷子等庄稼,月光照耀下残破的长城遗迹,沙尘肆虐下的稀落村庄,巨大的新月形沙丘,还有湮没在沙丘间的古城……它们彼此迥异、千差万别,但却交织在一起,构成一幅奇特的塞外画卷,这里就是《中国综合农业区划》这部科学专著中所称的北方农牧交错带。

  农业与牧业,不仅仅是两种不同的生产方式,还代表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农业,年年岁岁春种秋收,人和庄稼都扎下根来,不到万不得已是绝不背井离乡的;牧业,岁岁年年人和马、牛、羊逐水草而迁,有牧草和水的地方才是家园。农牧交错带是我国北方农业区与草原区之间存在的一个宽窄不一的过渡地带,从降水量来说,它是一个年降水量养活草原有余而生长庄稼不足的地带,这里实际上具有半农半牧的性质。

  从农业地理学家绘制的农牧交错带示意图看,其形状颇似一柄“玉如意”:东段的如意首最宽,主要为黑龙江与内蒙古之间的松(花江)嫩(江)沙地和内蒙古西辽河科尔沁沙地及其附近地区。中段的如意腰部收细,包括内蒙古锡林郭勒盟南部三旗(镶黄旗、正镶白旗、正蓝旗)、浑善达克沙地和河北北部地区。西段的如意尾纤狭,最窄处为内蒙古鄂尔多斯东南部的毛乌素沙地和黄土高原北部风沙区(包括陕北、陇东和陇西的北部、宁夏东部和南部)。由此可见,农牧交错带是一个横亘在我国北方大地上面积广大的自然地理带。

  农牧交错带是怎样形成的

  我国位于世界最大的陆地—亚欧大陆的东部,东濒世界最大的海洋—太平洋,疆土十分辽阔,使得我国大部分地区盛行海陆季风。大陆、海洋的热力作用,对我国的气候有着极为剧烈的影响。在冬季,从西伯利亚及北冰洋吹来的冬季风,控制着我国的大部分地区,气候寒冷、干燥。夏季,来自东南洋面上的夏季风,自南向北逐渐扩展,盛行于我国的东半部,使这里的气候闷热、多雨潮湿。春、秋季是冬、夏季风进退消长的过渡时期,气候比较温和。我国的降水大多数都是在干湿冷暖相差很大的冬、夏季风相互交锋过程中产生的。由于夏季风只盛行于我国东半部,因此,人们将我国东半部称为季风雨区,简称为季风区。

  造成我国大规模季风降雨的水汽主要来自东南方的海洋,北方地理纬度较高,距东南方的海洋较远,当南方暖湿气流长途跋涉至北方以后,已成强弩之末,水汽基本上已消耗殆尽,所以越往北、往西伸入内陆,降水量就越少。农牧交错带正好位于我国东部季风区的北部边缘,降水量自然就较少。

  根据我国北方气象台站的降水观测资料发现,年降水量400毫米的等值线,大致自东向西横贯农牧交错带,农业气象专家研究得出,年降水量指标有20%~50%的保证率,能使仅依靠降雨提供水分的旱作农业获得较好的收成。从年降水量400毫米等值线往北到年降水量250毫米等值线或300毫米等值线,大致是我国北方旱作农业的最北边界,再往北降水量更少,旱作庄稼就不可能有收成了,只能生长牧草和放牧马、牛、羊。从年降水量400毫米等值线往南到年降水量450毫米左右的地方,只要风调雨顺,就不愁粮仓里无粮。年降水量南北的这种差异,形成了南北相对的农耕区和游牧区,于是产生了农牧交错的过渡带。

  农牧交错带是

  自然和人文的分界

  地理学家研究发现,农牧交错带所处的地理位置非常“神奇”,在这里有着多种自然现象和人文景观相遇。从自然地理上看,北方黄土高原与内蒙古高原在农牧交错带南北交汇,形成复杂的山、梁、塬和沟壑地貌。因为农牧交错带是来自东南洋面上的夏季暖湿气流伸入我国内陆的最北边界,所以从气候上看,其大部分地段是半湿润气候区与半干旱气候区的过渡带。恰因这种气候过渡性,农牧交错带对气候变化很敏感,具有指示作用;其土地容易受风蚀和沙化,生态环境十分脆弱。从人文景观来看,农牧交错带是其北面游牧社会与南面农耕社会的过渡带,其南北两边的文化传统、生活方式和风俗习惯都大不相同。因此,近年来农牧交错带成为多学科研究的热点地区。

  长城的存在,给农牧交错带大大增添了历史文化和军事色彩,使其在自然和人文上的分界意味更加浓厚。修筑距今已有2000多年悠久历史的长城,工程浩大,规模宏伟,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长城不仅仅是一道军事上的符号,在古代具有巨大的防御侵略的作用,而且它还具有深长的地理意味——它是半湿润气候与半干旱气候的分界,是历史上秦、汉人与北方匈奴人之间的分界,是农耕与游牧的分界,是落地生根、聚群而居与逐水草、宿毡帐的分界。

  2000多年过去了,长城无言,天地苍茫,冬、春时节依然猛吹着寒冷的朔风,无论社会历史和自然生态环境如何变化,农牧交错带自古以来就是我国北方最为重要的自然和人文特殊的过渡带,而长城则是我国北方最显眼的自然和人文分界线。

  农牧交错带自然生态环境的历史演变

  近几十年来,地理学家和考古学家的研究资料表明,农牧交错带西段的明长城两侧地区,从古至今其自然生态环境演变的趋势是不断恶化的。下面列举两个案例来证明。

  在古代宁夏河东地区,沿着明长城“边墙”的两侧,史书中描述为“水涌甘洌,……幅员数百里,又皆沃壤可耕之地”,其中分布着数以十计的城堡。很显然,这里当时是人烟密织的繁华红尘。然而,今天这里的所有城堡和数百里肥沃的土地,都早已湮没在流沙之中,成为草木难生的风沙地。

  在长城沿线两侧分布的数十座古代城池遗址中,最有名气的一座要数统万城遗址。古代的统万城位于今天陕西省靖边县最北端的明长城北侧,在黄土高原与毛乌素沙地交界处的红柳河畔。据考证,这座古城是距今1600多年前,由赫连勃勃修建的夏国都城。公元407年城初建立之时,赫连勃勃策马驰上城北70里(1里=500米)外的契吴山(今苏吉山),感叹曰:“美哉斯阜,临广泽而带清流,吾行地多矣,未有若斯之美!”呈现在他眼前的,活生生是一幅清流蜿蜒、水草丰美、开阔怡人的天然画卷。通过航空影像发现,统万城的西北角和西南角都残留有宽大的护城河痕迹,内城还有开渠引水的痕迹,这些都是当时良好生态环境的明证。然而,风骚数个世纪之后,曾经威名赫赫的统万城,筑城后共计575年就从历史的记载中像影子一样消失了。现在,统万城遗址虽已残破不堪,却仍巍然耸峙,东城除了北面还残余着几段土墙,瓦砾遍地,荒草离离。西城是内城,四周城墙依稀可辨,西南角楼巍然耸立。西城墙下,沙积成山,薇菜和苦豆子蔓生四处,白刺和芨芨草成簇成堆。登上高大的城墙,茫茫的毛乌素沙地尽收眼底。这里现已成为研究毛乌素沙地和黄土高原北部的自然生态环境古今变迁的基地。

  实际上,农牧交错带历史时期的自然生态环境逐渐恶化的趋势,不仅显现在其西段地区上,而且在其中、东段地区也有类似的反映,这种情况,从近些年来发表在地学、农业等杂志上的研究资料即可感知。

  地学专家研究认为,农牧交错带历史时期自然生态环境逐渐恶化的原因,固然与历史上的气候变寒冷、干旱有关,但更主要的是历史上大规模的移民垦荒、过度放牧以及汉族与北方异族的多次战乱的影响,特别是自清代初年以来的300年间,人类对农牧交错带的破坏活动急剧上升,大大超过了气候变化的影响。

  农牧交错带历史时期位置的南北变动

  据气候学专家研究,历史上我国的气候一直在波动变化,而北方农牧交错带是一个对气候变化极为敏感的过渡带。当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在农牧交错带南北对峙时,气候变化常常成为引发社会动荡的“按钮”。在气候变寒冷干旱的时期,草原牧草产量会大减,严重阻碍了牲畜的发展,使得游牧民族的生存条件恶化,他们很可能要以战争手段来获取新的生存空间,农牧交错带也因此跟着南移。在气候变温暖湿润的时期,极有利于农耕业的发展,汉族政权会采取强势态度,向长城沿线大量屯田,使得农牧交错带因此北移。所以,历史上气候冷暖干湿的交替运行,左右着人类的土地利用方式,使得农牧交错带一直处于南北变迁的状态。

  气候冷暖干湿的变化是一个相对较缓慢的过程,因此,气候波动变化引起的农牧交错带南北变迁,也是一个相对缓慢的过程,甚至有的历史阶段还有可能使农牧交错带维持在稳定少变的状态。但如果人类不合理的经济活动(如大规模屯田、过度放牧等)加入进来,农牧交错带南北变迁的过程就可能会加快。

  由于气候不断波动变化和人类活动的影响,促使历史时期农牧交错带不断发生明显的南北变迁。其总的趋势是,长不了庄稼的草原和大漠在一点一点往南移动,例如农牧交错带西段就从内蒙古阴山北麓,一直慢慢地推移到陕北至宁夏河东的明长城附近。根据我国历史地理学家的研究,从公元前5世纪至清代(公元20世纪初),农牧交错带的北界位置共计移动过10次,春秋战国时期(春秋战国至西汉初,即公元前5世纪至公元前2世纪中叶,气候为寒冷期)达到最南,西汉时期(西汉初至东汉初,即公元前2世纪中叶至公元1世纪初,气候温暖适宜)达到最北。其余8次农牧交错带北界位置所在的历史时期为:东汉初至东汉末(1世纪初至3世纪初)、魏晋时期(3世纪初至4世纪)、北魏至北周(4世纪末至6世纪末)、隋至中唐(6世纪末至9世纪初)、唐后期至宋初(9世纪初至10世纪中叶)、宋元时期(10世纪中叶至14世纪中叶)、元末至明末(14世纪中叶至17世纪中叶)和清时期(17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这8个历史时期的农牧交错带的北界位置,全部在上述两个历史时期的农牧交错带北界位置之间移动。

  从历史地理学家绘制的我国北方农牧交错带位置移动图可以看出,现代北方农牧交错带实际北界位置大致是:自西向东为甘肃白银市北部—宁夏中卫—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中部—包头市中部—乌兰察布市中部—锡林浩特市—松嫩沙地西部。我国北方现代农牧交错带的实际北界位置,比历史时期那10次的北界位置明显偏北,这个事实表明,农牧交错带南面的农业区曾向北有了较大的推进。究其原因可能是,我国现代社会大大加强了生态环境的保护,同时农业耕种、水利灌溉、防旱抗旱等技术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这些都会对我国北方农牧交错带的北移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