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7年>2017年第6期>文章

幽林穹谷藏芳菲 熊山深处访蚩尤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在这浩瀚红尘,广阔天地中有一方山水,静静伫立千年。大熊山宛若养在深闺的少女,不显山不露水,唯有等到相知相识之人,才会缓缓揭开那层神秘的面纱。

  这座古时神山,本是中华始祖之一蚩尤的世居地。地处于雪峰山脉向江南丘陵地区倾斜的过渡地带,属雪峰山弧形山系东列北端南麓部位,为雪峰山余脉。雄伟壮阔的山脊绵延百里,一如战神蚩尤那般气势磅礴。就连同为中华始祖的黄帝也不得不感慨一句“斯境胜地,天地间其有几乎”。

  正所谓胜景在幽,幽景在绿,大熊山总面积8100公顷,森林覆盖率高达93.5%,负氧离子含量为湖南之最,素有“绿色明珠”之美誉。其最高点九龙峰海拔1622米,最低点三江口海拔240米,故而形成山高、坡陡、谷深的地形特点。从山体垂直高度由下而上气候截然不同,依次为中亚热带、北亚热带和温带气候,垂直变化非常明显,森林小气候十分独特。也是得益于此,大熊山森林生态系统完整,植被完好,物种繁多,其中,国家珍稀植物多达43种,还有古银杏、南方红豆杉和钟萼木这类一级保护树种。动物资源亦是丰富,若是漫步山野林间或许能够窥得云豹的真面目,又或是枕眠于溪水边偶然听得娃娃鱼的歌喉,能在一山之中相逢如此多的幸事,实属世间少有。

  四季风光各有韵味

  大熊山所处之地为东部亚热带季风湿润气候区,季风性明显,由于季风环流影响,春夏秋冬四季分明。又因其错综复杂的地形,故而有春迟、夏短、秋早、冬长的特点。

  每逢春季,冬夏气团相互转换,西风环流减弱,夏季环流盛起,所形成的锋面天气造就了一笼烟雨。在这样一个时节,撑一柄油纸伞漫步在十里杜鹃长廊,莫不道“人行花坞,衣沾香雾”,不负那似水辰光。

  都说“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殊不知杜鹃花的美丽亦不在桃花之下。大熊山的杜鹃花品种繁多,花期和色泽各不相同,因着高山气候影响,每每到了春夏之交(每年4月上旬至5月底),这绵亘在十七座峰脊上的杜鹃花次第绽放,姹紫嫣红,若云蒸霞蔚,装点出不一样的风采。

  在这春深微雨之夕,听着杜鹃声声啼语,看罢了满山红艳,踏过青石阶梯,隔着袅袅云烟赏一目青葱。在杜鹃长廊的一侧是成片的松林,这些树木大多在此矗立百年有余,苍苔绿藓为衣,冠如偃盖,遮去这烟岚雾霭。若是闭眼聆听,风过处松涛阵阵,仿若仙音入耳,美妙动人,和着这霏霏细雨似乎能荡涤尘埃,洗去俗世浮华。倒真是应了那句“陶公妙诀吾曾受,但听松风自得仙”。

  大熊山的夏季受印度低压和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控制,盛行海洋性偏南季风,山中气候温凉湿润,实乃避暑之圣地。趁着这番凉意,必然是要去赏山看水的。大熊山山高谷深,沟壑纵横,晨光未至时登上九龙峰顶,等待破晓时分的第一抹曙光;天光大亮时站在瞭望台上一览众山之面貌;昼夜之交黄昏时分,信步峡谷看那灿烂霞光,千姿百态,绚烂夺目;暮色沉沉时立于大熊峰上,赏满天星斗,看群星闪烁,手可摘星辰。

  溪水潺潺,蜿蜒于群山峡谷之间,古木怪树相衬,奇岩异石为伴,游鱼花草同映衬。峡谷地势时缓时陡,峭壁如峰,风光秀丽如诗,一步一景,尽不相同。那漫过怪石嶙峋的溪水,形成如丝如线的跌水,一级连着一级。若是顺水而行,还能瞧见那悬挂在峭壁间飞流直下的瀑布,淙淙水流击打在青石板上,琤琮阵阵,如弦乐悠扬。

  穿过蚩尤谷,闲步春姬峡,沿着川岩江峡谷的林荫古道,与参天古树一同呼吸。山涧丽水在侧,若是煮上一壶山泉,就着几两荷风,听着八仙聚会的古老传说,在这幽静致远的时光中品味远古的风韵,是否会生出一场“黄粱美梦”,纵使日后复返喧嚣之中,也不会忘记这一刻的恬静自然。

  待到七月流火,暑气渐弱,秋意转浓。夏季风慢慢向冬季风过渡,西风环流增强,逐渐控制东亚上空,转换为冬季环流形势,受地面单一气团控制,干燥晴朗的天气为大熊山迎来了秋高气爽的好时节。

  秋风微凉,寒蝉低鸣,露珠晶莹缀于枝头,闲行于清幽沉静的小径才惊觉山中的景致已换了模样。那棵遗世独立,历经千年风雨的古银杏树,已结出累累硕果,繁茂的枝叶也染上了金黄的色泽。藏于枝叶中的不定根,如同钟乳石般悬挂于上,每当秋风起,枝叶拍打在不定根上,沉闷的声响仿佛是银杏树的私语。在峡谷的那端,大熊山西泉寺旁亦有一株古银杏树,两树同生同长,相伴已千余年。

  踏过金黄的落叶,又觅得一处福地,在金鼎山入口,两株五角枫默默驻守,待得秋来起清霜,层林尽染,红枫如火,宛若丹霞。又因这五角枫别名元宝树,寓意圆梦,故而山里人冠之以“喜神”的名头,若是诚心祭拜,再拾得几片枫叶,“喜神”便会昭显神通,让爱情圆圆满满。

  大熊山本就是神山,诸如此类的“神灵”也应运而生,除却“寿神”古银杏、“喜神”五角枫,还有“禄神”摇钱树。这状如铜钱的青钱柳每每到了秋季,果实成熟之时,便会伴着秋风,徐徐落下“铜钱”来。

  却说“长空降瑞,寒风翦,淅淅瑶花初下”,冬季的大熊山不同于南方的暖冬,受变性的极地大陆高压控制,北欧和西伯利亚的冷空气南下入侵,时常会有严寒冰雪天气。然而气候的无心之举却成就了大熊山别样的冬景。因其坡陡谷深,林木成群,溪水瀑布亦不在少数,再加本地降水量大,又毗邻资江,大量温湿空气不断涌入,空气湿度变大,雾日、水汽增多,从而形成了雾凇、雨凇的气候奇观。

  隆冬时节,气温降至冰点以下,袅袅云烟漫过山林、峡谷,晶莹剔透的冰晶悬挂在枝头、树梢,仿若珠帘串串,不知遮去了谁的幽梦。山风拂过,枝叶摇曳,“玉珠”声脆,叮咚悦耳。冬雪皑皑铺遍山峦沟壑,险峰峻崖间缀满玲珑剔透的冰挂,身处这银装素裹的冰雪世界,晒着冬日的暖阳,瞭望那好似冰雕雪琢的峰脊、梯道,恍若大梦中。

  大熊山山高谷深,山地层次复杂多样,山溪密布山槽,再加上降水多,地形封闭,湿度大,所以四季皆有云雾,但形态各异,各有千秋。春季的云雾朦胧,自碧空而下笼罩在峰谷之中,大雾苍茫,有如沧海,峰峰岭岭立于其中,一如海上缥缈的仙岛;夏季的云雾漂浮不定,常常聚于山顶,若是恰逢雨过,雾气自山涧而生,犹如一条金龙直冲峰顶,汹涌澎湃,一派气势鸿长;秋季的云雾多而飘忽,幻化莫测,时而凝于碧空,时而敛于翠峰;唯有冬季的云雾和着满山银雪,层层叠叠的银涛雪浪翻滚涌动,一时间竟分不清这天上地上哪处是人间。

  远古文明神秘莫测

  大熊山因始祖蚩尤而名誉天下,这座世居之地见证了蚩尤部落的兴衰,亦是作为一处天然屏障,挡去了纷纷战火,让蚩尤的子民得以繁衍生息。然,历史的断层也由此而生,这仿若桃源幻境的“乌托邦”在阻隔纷争的同时,也阻隔了外界的一切讯息,斗转星移,沧海桑田都不曾改变这偏安的一隅。直至北宋年间,“梅山蛮”归化,大熊山才重回俗世,沾染俗音。

  为了弥补这段历史空白,不少专家学者搜寻古籍、碑文、族谱、方志,并以地名及民俗作为线索进行了多方面的考证,终不负众望,觅得“蚩尤屋场”的遗址。为便于炎黄子孙追祖溯源传承脉络,大熊山不仅修缮好“蚩尤屋场”,更是扩建寨门、十二诣诀、九五大坛、屋场遗址、蚩尤大殿、梅山峒、桃源峒、碑亭等八大各具文化内涵的功能区。并在此基础上,陈列极具梅山蚩尤文化的民俗物品,旨在重现梅山先人的生产生活轨迹,让后世之人体验一番梅山的韵味。

  在这座承载数千年蚩尤文化的故里,还藏着一座古寺,建于何时已无法考证,只能从山里人代代相传的故事里知晓熊山古寺几度重建几度被毁,唯有数十座古碑留存,记载着它悠悠岁月里鲜少人知的过往。这青苔碧瓦下也曾住过满腹经学的高僧,前来祈福的香客也曾“常满千余”,只是那旧时的兴衰往复早已化作青烟随风散去,而今的熊山古寺虽然简陋,却能在进香之余,一探风水宝地之奥妙,一览塔林庭园之风采。

  车马红尘,烟火深处,所有的浮华喧嚣都不及此间的清幽沉静。山林古刹,钟声悠长,驻足于千年古树下,看山花绽放的美景,值此良辰,酌一杯浊酒,饮尽千年的岁月浮光,岂不快哉?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