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7年>2017年第5期>文章

破解媒体传播中误用的几条气象“俗语”

气象信息传播直接关系到大众生活,关系到农耕和工业生产,在政府部署防灾减灾工作中也能够发挥一定的作用...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人们越来越倾向于从网站、App等新媒体上了解最新气象信息。然而笔者发现,部分媒体平台传播气象信息时不够严谨,出现了有一些不符合常规季节变化的气象用语。这些缺乏科学依据的语言和文字,不仅可能闹出笑话,更容易误导公众,同时也对媒体的公信力带来不利影响。现列举几例。

  “七月流火”:不是“炎热”是“渐凉”

  七月流火

  至秋来,九月你是否还记得我

  千古风波

  南辕北辙,把如果只当作如果

  将错就错……

  这首《七月流火》的流行歌词中把“千古风波”将错就错,而对于目前气象信息中误传的“七月流火”,我们需要的是知错就改。

  事实上,“七月流火”成语里的“七月”,是指农历的七月,大致相当于公历的8月。“七月流火”出自《诗经》,但并非形容热,恰恰相反,指的是大火星西行,天气转凉的意思。如果用它形容天气的炎热,其实是犯了望文生义、南辕北辙的误传错误。

  《诗经》写道: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其大意是:每当农历七月黄昏,一颗名为“火”的星星出现在西边天空时,暑热开始消退,到九月天就冷了,要多穿衣裳了。特别指出的是,这里的“火”是指大火星。火星是一颗行星,而大火星则是一颗恒星,它是天蝎座里最亮的一颗星,中国古代也称之为心宿二。它是一颗著名的红巨星,放出火红色的光亮,它的表面温度要比太阳低很多。如果不仔细分辨,确实有可能把它和火星混淆起来。这里的“流”是一个动词,指恒星往西运行、下落的意思。

  在天气预报还不完善的古代,人们往往通过对日月星辰的运行变化进行观察来确定农时,指导生产。明末清初的大学者顾炎武在《日知录》一书中曾写道:“三代以上,人人皆知天文。‘七月流火’,农夫之辞也。”甚至当时的朝廷还专门设置了“火正”之职,负责观测“大火”星的位置,用以确定农时节令。

  “七月流火”虽与节气、气候有关,但绝不是形容暑热之意,它之所以被误用,大概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火”很容易让人们联想到一般意义上的火,而不知道诗中的“火”在古代是星名。二是历法的不同所造成的,七月正是酷暑难熬的时节,人们很容易会将“七月流火”与酷热联系在一起。但古时人们用的是阴历(农历)。在农历里,一二三月表示春季,四五六月是夏季,七八九月是秋季,十到十二月是冬季,所以农历七月相当于公历的8月和9月,恰恰是由夏入秋,由热转凉的时节。

  “N年一遇”:不是周期是概率

  “60年一遇”的大旱,“140年以来的最高温”,“50年一遇”的大暴雨……看了多家媒体报道后不禁感慨,这些年总是“N年一遇”之年。“N年一遇”的频频出现,甚至怀疑它是顶逃避责任的“帽子”。“N年一遇”到底是算出来的还是拍脑袋想出来的?是不是哪里都能使用“N年一遇”呢?

  其实媒体中出现的“N年一遇”就是重现期。重现期最早是防汛部门对于洪水流量重现频率的说法,多用于防汛工程建设。比如根据某地长期水文记录,可以算出某量级的洪水平均多少年出现一次,也就是洪水重现期。洪水重现期为百年,表示当地发生某量级洪水的概率为1%,那就是俗称的百年一遇洪水。政府在确定防洪建设规模和等级时,要参考当地的重现期。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气候变化让一个干旱地方的雨水逐年增多,过去概率为1%的洪水就会慢慢变成2%,也就是“50年一遇”。因此,在防洪抗旱决策制定过程中不仅要计算“重现期”,也应该把未来气候变化趋势考虑进去。

  气象部门使用重现期来描述极端天气的出现频率,在描述气象灾害时不宜使用“N年一遇”。如某某地区特大暴雨的雨强从统计上说,的确是百年一遇,但不能机械地把它看成每百年一定会出现一次。事实上,也许一百年中这样的值出现好多次,也许一次也不会出现。因此,气象部门说某某地区的特大暴雨是指有完整观测记录的N年来日降水量最强的一次,媒体不能将其解读为N年一遇。

  气象灾害的降水、风速、温度等要素在现代观测仪器发明以前很难获得。“N年一遇”只代表历史上灾害的罕见程度。如果连续多年某地报道“N大于50年一遇”的同种灾害,要么是当地气候发生改变,让原本罕见的灾害频繁发生,要么就是媒体滥用词汇。因此,媒体在提出“N年一遇”之前,必须核实数据来源。一般评价一个地方的气候,应该参考一段时期内这个地方的气候要素的长期状况(至少应该看30~50年平均值),而不是仅仅因为某年某月出现一次极端天气就下定论。

  平心而论,对于大多数公众来说,N年一遇并不太有参考价值,最重要的是提前知道可能发生的强降水,提前防范。

  “双中伏酷热天会延长”:不是必然是偶然

  “小暑大暑紧相连,气温升高热炎炎。”俗话里所说的这段时间在民间习惯叫数伏天,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我和烤肉之间,只差一撮孜然。”网友戏谑的自嘲,道出了酷暑天的无奈。更有媒体报道:今年三伏期长达40天,民间俗称有两个中伏,意味着今年热的时间更长,热得更久。

  气象专家表示,虽然伏天是一年当中最热的时段,但并不意味着伏天中每一天都会出现高温酷热,伏天天数长也未必代表夏天会特别热。

  为什么每年的“数九”那么有规律,而“数伏”则不然,有的年份“中伏”是10天,有的年份“中伏”是20天,却显得没有规律?

  根据有关天象知识,夏至后的第三个庚日起为初伏,第四个庚日起为中伏,立秋后的第一个庚日起为末伏,总称三伏。由于庚日变化不定,每年入伏的日期也不尽相同。一般初伏和末伏都是10天,中伏天数不固定。夏至与立秋之间出现4个庚日时中伏为10天,出现5个庚日时为20天。今年的伏天恰好就是40天,出现了“双中伏”。从气象统计结果来看,天气的酷热程度跟伏天时间长短没有必然联系,因为天气冷热与大气环流变化有关,要看天气系统的实时变化和未来走向。比如“七下八上”是指华北地区夏季的降雨主要集中在7月下旬和8月上旬,这段时间正是“三伏天”。而山西省近年来因受降雨的影响,夏季的最高气温不一定出现在“三伏天”,有时在6月下旬就出现了。

  由此可知,俗话所说的“热在中伏”,并不意味着中伏天越长,酷热天气持续时间就会越长。一年中最热的时间是“大暑”节气,而“大暑”正好处于中伏,许多公众和有关媒体可能以为中伏时间长了,热天持续时间就会变长,这是一种误解,伏天长短与高温无关。

  三伏天气候炎热,而且雨水集中,有时还会出现冰雹,有些地区甚至会连下几天暴雨,形成洪灾,古称“伏汛”。农谚“小暑大暑淹死老鼠”“福雨淋淋农民喜、小暑防洪别忘记”等都是在提醒人们在炎热的数伏天气里,既要做好防暑降温工作,又要重视防汛工作,防止灾害发生。

  由于气象与民生息息相关,因此,有关社会媒体争相将其做成自己的一个特色品牌。当然,传播气象信息、刊登天气报道是媒体义不容辞的职责,但要做好气象宣传报道,让它成为媒体的特色和品牌,各级媒体与气象部门间的合作与参与非常重要。作为媒体的记者或编辑,要把气象信息用浅显、形象的话语传达给读者,做到准确精辟、恰到好处,还需要了解和掌握一些相关的气象知识。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