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7年>2017年第1期>文章

敦煌遗书中的《咏廿四气诗》

  2016年11月30日,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政府间委员会第11届常会传来喜讯,我国的“二十四节气”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二十四节气”是我国古代劳动人民通过观察天文、气候、物候等变化规律所形成的用于指导农业生产生活的知识体系。在国际气象界,“二十四节气”被誉为“中国的第五大发明”。“二十四节气”在我国早已家喻户晓。“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这首二十四节气诗也广为传唱。然而,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在珍贵的敦煌遗书中还保存着一组传自唐代的《咏廿四气诗》。

  敦煌遗书中有编号为P.2624和S.3880的两个写卷。前者首尾完整,标题为《卢相公咏廿四气诗》,还有每个节气的分题。后者卷首残缺,末尾题有“甲辰年夏日上旬写记。元相公撰,李庆君书”。“元相公”“卢相公”不详,有可能为流传过程中的托名,也有考证是唐代著名诗人元稹所作。《咏廿四气诗》的完成时间约在中晚唐时期,经中原传入敦煌,并最终保存下来,是今天我们能见到的最早的以“二十四节气”为主题的组诗,因此弥足珍贵。

  《咏廿四气诗》共有二十四首诗,均采用格律谨严的五言律诗格式,构成一副大型组诗。组诗中每首诗对应一个节气,其内容主要反映了我国中原地区的气候,并与物候、农事活动相结合,辅以生活与民俗等内容。由于其丰富多彩的内容、别样的构思手法和质朴清新的语言,加之画面交替、情景交融、音韵转换,读其诗有如观有声之画,使《咏廿四气诗》成为此后同类题材中的上乘之作。

  春季

  “春雨惊春清谷天”,春季包括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和谷雨六个节气。

  咏立春正月节

  春冬移律吕,天地换星霜。

  冰泮游鱼跃,和风待柳芳。

  早梅迎雨水,残雪怯朝阳。

  万物含新意,同欢圣日长。

  所谓“律吕”本是古代校正乐律的器具,后与历法附会,用十二律对应十二月,此处“律吕”特指季节。立春是二十四节气的头一个,意味冬季结束,开始进入春天了。“东风解冻、鱼儿上冰”等物候,预示着万物开始复苏,人们都在庆贺立春节日。

  雨水正月中

  雨水洗春容,平田已见龙。

  祭鱼盈浦屿,归雁山峰。

  云色轻还重,风光淡又浓。

  向看入二月,花色影重重。

  诗中开篇直接点明雨水节气。“平田已见龙”是“见龙在田”之意。我国古代将二十八星宿以七个为一组分为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北方玄武、南方朱雀,每年春季东方星宿青龙从田间地平线升起,称之为“见龙在田”。“祭鱼”是“獭祭鱼”之略,春天獭常捕鱼陈列水边,如同祭祀。《礼记·月令》中说:“(孟春之月)獭祭鱼、鸿雁来、草木萌动。”诗中的“归雁迴山峰”“花色影重重”正应了“鸿雁来、草木萌动”的物候。

  惊蛰二月节

  阳气初惊蛰,韶光天地周。

  桃花开蜀锦,鹰老化春鸠。

  时候争催迫,萌芽护矩脩。

  人间务生事,耕种满田畴。

  惊蛰节气时天气开始转暖,春雷震响,蛰伏的动物们纷纷苏醒、活动起来。“鹰老化春鸠”一句,根据《逸周书·时训》记载,“惊蛰十日,鹰化为鸠。至秋,则鸠化为鹰。”此处当是指物候变化。“矩脩”为巨大修长之意,惊蛰时节,温暖的气候争催着万物急迫地生长。进入了春耕期,人们也抓紧时间耕作,那些萌发的幼芽,将会很快地长高、长大。

  春分二月中

  二气莫交争,春分两处行。

  雨来看电影,云过听雷声。

  山色连天碧,林花向日明。

  梁间玄鸟语,欲似解人情。

  春分日阳光直射赤道,昼夜等长, 故而阴阳二气分半而行。此时冷暖空气正是进退频繁的时候,春季强对流天气活跃,雨来云过时,常伴随着电闪雷鸣。“玄鸟”即燕子,《礼记·月令》说:“(仲春之月),玄鸟至”,燕子北归正是春季典型的物候特征。

  清明三月节

  清明来向晚,山渌正光华。

  杨柳先飞絮,梧桐续放花。

  鴽声知化鼠,虹影指天涯。

  已识风云意,宁愁谷雨赊。

  清明节气正是山清水秀的好时光。空中先有柳絮随风飞舞,路边的梧桐花随后又陆续开放,喜阴的田鼠钻回地洞中,鹌鹑鸟的叫声开始增多,一场清明雨过后,天空挂着彩虹。看这样的天气状况,不用担心谷雨时缺少雨水了。《礼记·月令》说:“(季春之月),桐始华,田鼠化鴽,虹始见。”这与“梧桐续放花”“鴽声知化鼠”和“虹影指天涯”,相互呼应。

  谷雨三月中

  谷雨春光晓,山川黛色清。

  桑间鸣戴胜,泽水长浮萍。

  暖屋生蚕蚁,暄风引麦葶。

  鸣鸠徒拂羽,信矣不堪听。

  雨水滋润大地,五谷得以生长,所以“谷雨”有“雨生百谷”的意思。“戴胜”是一种头顶五彩羽毛的小鸟,这种被视作吉祥象征的鸟儿正在桑树上鸣叫,桑林间的池塘中长满了浮萍。温暖的屋中蚕蚁啃食桑叶的声音沙沙作响;温暖的春风拂过,麦类和葶苈植物在节节拔高。布谷鸟们一边振翅飞翔,一边“布谷、布谷”地鸣叫着,反复地提醒人们要播种啦!《吕氏春秋·季春》有“鸣鸠拂其羽,戴胜降于桑”之句,这都是谷雨前后的比较典型的物候特征。

  谷雨一过,春光已老,明媚、浓郁的初夏就要来临了。

  夏季……

  秋季……

  冬季……

  《咏廿四气诗》以二十四节气为吟咏对象,用组诗的形式,从历法的角度描绘了节气的变换。在节气的变换中,诗人在准确把握每个节气特点与定位的基础上,充分考虑了季节转换、天气变化和物候更迭等自然现象,妥当地选择剪裁素材,并将之完美融合,从而展现每个节气的独特风貌。立春、立夏、立秋、立冬是四季的肇端,春分、秋分、夏至、冬至是四季的高潮,小暑、大暑、处暑、小寒、大寒是冷热的代表,雨水、谷雨、小雪、大雪是降水的体现,白露、寒露、霜降是水汽的变幻,小满、芒种、惊蛰、清明则是耕作的图景。

  二十四节气是我国劳动人民为了更好地进行农业生产生活而总结出来的,所以组诗也立足于此,以民间题材为主,围绕农业生产,贴近农民生活,让节气的更迭与万物的繁衍相呼应。诗中即使有文人雅士的踪影,也是伴随着乡野的宁静淳朴,再现了一幅幅生动真实的田园景象。此外,《咏廿四气诗》还多处使用唐代以前关于节气物候的典故,既有所本,又出新意,赋予了二十四节气更丰富的内涵。

  长期以来,我国先民十分重视“天时”。《韩非子》说:“非天时,虽十尧不能冬生一穗。”“天时”即是自然界的天气、物候变化,而二十四节气正是其集中体现。2006年,“二十四节气”作为民俗项目列入我国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10年后,“二十四节气”又成功列入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这是对其社会功能和文化意义的高度肯定。而敦煌遗书中《咏廿四气诗》的发现,为我国特有的节气文化又增添了一颗闪亮的明珠。(本文节选自《气象知识》2017年第一期 作者:张立峰 贾燕)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