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7年>2017年第1期>文章

冬天四嚼

  一年一度的数九寒冬里,那呼啸吓人的北风,那侵肤透骨的严寒,那冻滑难行的路面,特别是近些年来那扰人的雾霾,这怎能让人对冬天有好感呢!对于寒冬,我国著名文学家茅盾先生在《冬天》开头写道:“诗人们对于冬好像不大怀好感,于秋则已悲了,更何况秋后的冬!”然而,接着,茅盾先生又是这样说出心里话的:“寒暑数十易而后,我也逐渐辨出了四季的味道。我就觉得冬天的味儿好像特别耐咀嚼。”茅盾先生这番话,耐人寻味,不妨静下心来,慢慢咀嚼冬天一番,真的蛮有味道。

  冬天一嚼:冬为终藏

  我国古籍《说文解字》中有言:“冬,四时尽也。”众所周知,一年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冬是最后一个季节。不言而喻,“冬”蕴含着一年“终了”的意思。再从“冬”字的甲骨文字形来看,它像一段丝或者一段绳的两头都打上了结(即两头的两个圆圈),显然,这表示“结束”了,也就是“终结”的意思。不难认为,“冬”字具有古文“终”字的意思。

  黄帝内经《素问》说:“冬三月,此为闭藏。”中华先民把冬天看成是“年终收藏”的季节,符合春种、夏锄、秋收、冬藏的农事活动季节性要求。《律历志》有言:“太阴者,北方。北,伏也。阳气伏于下,于时为冬。冬,终也,物终藏乃可称。”在这些论述里,“伏”或者“藏”,都是说冬为收藏的季节,即“万物收藏闭寒而成冬也”。

  中华先民之所以把“冬”看成是“年终收藏”的季节,之所以把“冬”视为“万物归藏闭息”的时节,是和冬季气候特点有关的,冬季最大的特点是寒冷。明代徐光启《农政全书》概括了冬季三个月六个节气一十八候的物候特点后就是这样认为的:“凡此六气一十八候,皆冬气,正养藏之令。”

  冬天二嚼:冬属寒性

  如前所述,冬季最大的特点是寒冷。相对于夏季炎热特性,我们可以这么认为,冬季是属于寒性的季节。在这“不出手”的寒冬腊月里,当我们“猫冬”“蛰伏”在家的时候,是否可以咀嚼一下冬天寒冷的味道呢?其实,这个寒冷是大有可为的。

  让我们的思绪上溯到远古时期。翻开历史长卷就会发现,在那气温骤降酷冷的冰河期,庞然大物恐龙倒下了,而一类古猿却挺住了,通过自身的努力,“升华”成了人类。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由猿到人的进化过程中,炎热到寒冷的转变是一个关键性的因素。可见,寒冷在“造人”方面的功劳是不可抹煞的。

  让我们的思绪再回到我国的农业生产上。的确,有时冬天的寒潮会使农作物,特别是我国南方的热带或者亚热带作物受到冻害。不过,当我们查看一下我国民间农谚不难发现,各地类似于“瑞雪兆丰年”的俗语不在少数。比如,“三九不冷夏不收”(豫、陕);“该冷不冷,不成年景”(吉、鲁、陕);“该冷不冷,不得吃饼”(贵);“该冷不冷,地生虫”(晋);“九里的雪,请来的客”(甘);“三九天寒寒风吹,来年雨水好收成”(藏);“三九四九天气冷,明年必定好收成”(皖)……这些为民间百姓流传下来的谚语,说明了没有冬天的雪是不行的,没有冬天的风是不行的,没有冬天的冷是不行的。从科学角度来解释的话,是寒潮带来的剧烈降温,使一些害虫和病菌不能得以过冬;是寒潮带来的厚厚积雪,能保护雪下的作物安全过冬,开春后雪融化还可以减轻旱情……因此,冬季的寒冷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农业资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严寒孕育着勃勃生机。

  我们还可以从冬天的霜来认识一下寒冷的价值。千百年来,人们常说“霜打万顷枯”,对霜冠以“杀霜”之恶名。《红楼梦》中一首名叫《葬花吟》的诗,竟然把霜比喻为伤人的“剑”:“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其实,寒冷赐予人类的霜,在一定程度上对人类是有好处的。比如霜能减轻作物冻害,这是因为霜在形成过程中释放出的热量能减缓气温下降的速度,从而减轻作物冻害的程度。而且,在霜后的阳光照射下,霜消融时又要吸收大量的热量,这就间接地减缓气温回升的速度,使得作物细胞间冰块不致于融化过快而被大量蒸发掉了,却有一部分融化的水分慢慢地被细胞吸收,从而有利于受冻的作物慢慢复苏过来。再如,霜使蔬菜变甜易藏。有农谚云,“霜打蔬菜分外甜”“收瓜欲饱霜,霜不饱则烂”等,说明了我国劳动人民在很早以前就知道一些耐寒蔬菜需经霜而不涩,经霜而易贮这一事实。另外,霜还使深秋景色绚丽。元代王实甫的“晓来谁染枫林醉”名句中的一个“醉”字,形象生动地说明了枫叶的颜色和魅力;而唐代诗人杜牧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更为我们展现了一幅灿若红霞的山野秋景图。这“杀霜”之恶名,使霜蒙受了不白之冤,需要我们为之申冤,还其一世清白,真正导致“万顷枯”的是形成霜的“低温寒冷”这个杀手,而不是白霜本身。

  如果我们的思绪回到人们自身的话,就会发现,在寒冬腊月里,公园里从事冬炼的不在少数,更有“大胆”者进行冬泳呢!俗话说得好:“冬天动一动,少闹一场病;冬天懒一懒,多喝药一碗。”这个“冬练三九”,实际上,就是利用寒冷的“刺激”来激发潜能,增强体质和抗病能力。

  冬天三嚼:冬有瑞雪

  相传人间下雪是由天上三个神仙掌管着,周琼姬掌管着芙蓉城,董双成掌管着贮雪玻璃瓶,姑射真人负责用黄金筋敲出雪片。造物主把雪花赐予了冬天,使冬天于苍凉之中有了生气,沉寂之中增添了乐趣。于是,人间有了“瑞雪兆丰年”。正如宋陆游有诗云:“朔风吹雪飞万里,三更蔌蔌鸣窗纸。初疑天女下散花,复恐麻姑行掷米。”

  自古以来,花花白雪,让人赏心悦目,不知醉倒了多少文人墨客,不知忙坏了多少儿童少年。

  歌颂冬

  一年一度的数九寒冬里,那呼啸吓人的北风,那侵肤透骨的严寒,那冻滑难行的路面,特别是近些年来那扰人的雾霾,这怎能让人对冬天有好感呢!对于寒冬,我国著名文学家茅盾先生在《冬天》开头写道:“诗人们对于冬好像不大怀好感,于秋则已悲了,更何况秋后的冬!”然而,接着,茅盾先生又是这样说出心里话的:“寒暑数十易而后,我也逐渐辨出了四季的味道。我就觉得冬天的味儿好像特别耐咀嚼。”茅盾先生这番话,耐人寻味,不妨静下心来,慢慢咀嚼冬天一番,真的蛮有味道。

  冬天一嚼:冬为终藏

  我国古籍《说文解字》中有言:“冬,四时尽也。”众所周知,一年分春夏秋冬四个季节,冬是最后一个季节。不言而喻,“冬”蕴含着一年“终了”的意思。再从“冬”字的甲骨文字形来看,它像一段丝或者一段绳的两头都打上了结(即两头的两个圆圈),显然,这表示“结束”了,也就是“终结”的意思。不难认为,“冬”字具有古文“终”字的意思。

  黄帝内经《素问》说:“冬三月,此为闭藏。”中华先民把冬天看成是“年终收藏”的季节,符合春种、夏锄、秋收、冬藏的农事活动季节性要求。《律历志》有言:“太阴者,北方。北,伏也。阳气伏于下,于时为冬。冬,终也,物终藏乃可称。”在这些论述里,“伏”或者“藏”,都是说冬为收藏的季节,即“万物收藏闭寒而成冬也”。

  中华先民之所以把“冬”看成是“年终收藏”的季节,之所以把“冬”视为“万物归藏闭息”的时节,是和冬季气候特点有关的,冬季最大的特点是寒冷。明代徐光启《农政全书》概括了冬季三个月六个节气一十八候的物候特点后就是这样认为的:“凡此六气一十八候,皆冬气,正养藏之令。”

  冬天二嚼:冬属寒性

  如前所述,冬季最大的特点是寒冷。相对于夏季炎热特性,我们可以这么认为,冬季是属于寒性的季节。在这“不出手”的寒冬腊月里,当我们“猫冬”“蛰伏”在家的时候,是否可以咀嚼一下冬天寒冷的味道呢?其实,这个寒冷是大有可为的。

  让我们的思绪上溯到远古时期。翻开历史长卷就会发现,在那气温骤降酷冷的冰河期,庞然大物恐龙倒下了,而一类古猿却挺住了,通过自身的努力,“升华”成了人类。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在由猿到人的进化过程中,炎热到寒冷的转变是一个关键性的因素。可见,寒冷在“造人”方面的功劳是不可抹煞的。

  让我们的思绪再回到我国的农业生产上。的确,有时冬天的寒潮会使农作物,特别是我国南方的热带或者亚热带作物受到冻害。不过,当我们查看一下我国民间农谚不难发现,各地类似于“瑞雪兆丰年”的俗语不在少数。比如,“三九不冷夏不收”(豫、陕);“该冷不冷,不成年景”(吉、鲁、陕);“该冷不冷,不得吃饼”(贵);“该冷不冷,地生虫”(晋);“九里的雪,请来的客”(甘);“三九天寒寒风吹,来年雨水好收成”(藏);“三九四九天气冷,明年必定好收成”(皖)……这些为民间百姓流传下来的谚语,说明了没有冬天的雪是不行的,没有冬天的风是不行的,没有冬天的冷是不行的。从科学角度来解释的话,是寒潮带来的剧烈降温,使一些害虫和病菌不能得以过冬;是寒潮带来的厚厚积雪,能保护雪下的作物安全过冬,开春后雪融化还可以减轻旱情……因此,冬季的寒冷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农业资源。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严寒孕育着勃勃生机。

  我们还可以从冬天的霜来认识一下寒冷的价值。千百年来,人们常说“霜打万顷枯”,对霜冠以“杀霜”之恶名。《红楼梦》中一首名叫《葬花吟》的诗,竟然把霜比喻为伤人的“剑”:“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其实,寒冷赐予人类的霜,在一定程度上对人类是有好处的。比如霜能减轻作物冻害,这是因为霜在形成过程中释放出的热量能减缓气温下降的速度,从而减轻作物冻害的程度。而且,在霜后的阳光照射下,霜消融时又要吸收大量的热量,这就间接地减缓气温回升的速度,使得作物细胞间冰块不致于融化过快而被大量蒸发掉了,却有一部分融化的水分慢慢地被细胞吸收,从而有利于受冻的作物慢慢复苏过来。再如,霜使蔬菜变甜易藏。有农谚云,“霜打蔬菜分外甜”“收瓜欲饱霜,霜不饱则烂”等,说明了我国劳动人民在很早以前就知道一些耐寒蔬菜需经霜而不涩,经霜而易贮这一事实。另外,霜还使深秋景色绚丽。元代王实甫的“晓来谁染枫林醉”名句中的一个“醉”字,形象生动地说明了枫叶的颜色和魅力;而唐代诗人杜牧的“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更为我们展现了一幅灿若红霞的山野秋景图。这“杀霜”之恶名,使霜蒙受了不白之冤,需要我们为之申冤,还其一世清白,真正导致“万顷枯”的是形成霜的“低温寒冷”这个杀手,而不是白霜本身。

  如果我们的思绪回到人们自身的话,就会发现,在寒冬腊月里,公园里从事冬炼的不在少数,更有“大胆”者进行冬泳呢!俗话说得好:“冬天动一动,少闹一场病;冬天懒一懒,多喝药一碗。”这个“冬练三九”,实际上,就是利用寒冷的“刺激”来激发潜能,增强体质和抗病能力。

  冬天三嚼:冬有瑞雪

  相传人间下雪是由天上三个神仙掌管着,周琼姬掌管着芙蓉城,董双成掌管着贮雪玻璃瓶,姑射真人负责用黄金筋敲出雪片。造物主把雪花赐予了冬天,使冬天于苍凉之中有了生气,沉寂之中增添了乐趣。于是,人间有了“瑞雪兆丰年”。正如宋陆游有诗云:“朔风吹雪飞万里,三更蔌蔌鸣窗纸。初疑天女下散花,复恐麻姑行掷米。”

  自古以来,花花白雪,让人赏心悦目,不知醉倒了多少文人墨客,不知忙坏了多少儿童少年。

  歌颂冬天雪景的词要首推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了。“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开头几句从宏观视角对北国冬景进行了描述。接下来的“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则从另一个角度作出旁证,进一步细化了主题,从而引申出冬雪的大气磅礴。然后把自然风光与人物相结合,以伟人的胸襟,俯瞰历史,评说帝王,“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经时空转换,归结为“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在毛泽东眼中,北国的冬雪,是一部活的历史,是红妆素裹与天公比高的校场,是抒发情怀的佳境!

  众所周知,最能体现人们对冬天降雪期盼和喜爱心情的,非脍炙人口的“瑞雪兆丰年”莫属。

  “瑞”,吉祥之意。雪之所以加了“瑞”帽,并与“兆丰年”连在一起,这是因为,一来雪对农业生产而言,能防冻保暖、增墒抗旱、肥田增产、杀虫灭菌;二来雪对人类自身而言,能净化空气、解毒治病、创造美景,还是天然的大冰箱呢!

  《现代汉语词典》解释“瑞雪”是“应时的好雪”。由此可以这么认为,人们所说的“瑞雪兆丰年”中的“瑞雪”,应该指的是适得其时且适得其量的降雪。

  所谓“适得其时”,是指下雪的时间正好是该下雪的时候。一般来说,冬季下雪是好的,如谚语所云,“一寸腊雪一寸金”;“一日冬雪十日饭”;“腊雪盖地,年岁加倍”。而春天的雪对农业生产往往是有害的,如谚语所云,“冬雪是宝,春雪是草”;“冬雪药百虫,春雪吊百虫”;“七九雪,毒如药”;“冬雪财,春雪晦”。所以春雪就是不适时的降雪,更不用说那夏天的降雪了。比如1816年5—9月美国遭遇了预料不到的大雪及低温天气,造成绝收,这个没有夏季的一年就成了“贫穷年”。可见,不失时宜的春雪和夏雪就不能算是“瑞雪”了。

  所谓“适得其量”,是指起码降雪量为中等以上的雪。一个冬天里能够下几场大雪,那就更好了。如谚语所云,“冬天三次雪,庄稼稳如铁”;“冬季见三白,田翁笑哈哈”。如果日降雪量不足2.5毫米,不能算是“瑞雪”。当然,降雪量亦不能太大,如果碰上暴风雪,降雪量过大,就不再是“天女散花”“麻姑掷米”了,而是“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了,更重要的是,不仅会给农牧业带来灾害,更会阻塞道路,影响出行,容易引发交通事故,还会破坏生命线工程,威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可见,好大好大的暴雪,星星点点的小雪,都不能算作“瑞雪”。比如,牧区的“白灾”指的就是暴雪;“黑灾”指的就是积雪过少。

  对于冬雪,我们更要提一下与我国有关的盛事,那就是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为此,我们是不是应该在冰雪功劳簿上浓墨重彩地记上一笔呢!于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冬天的冰雪,哪来的冬奥会。正是这冬天的“特产”,才烹饪出了世界体育运动史上四年一次的冬奥会盛宴。

  冬天四嚼:冬中有春

  不知你注意到了没有,这寒冷的冬天不过是四时中的一段而已,随着时序的推移,寒冬就会过去,春天就会到来。寒来暑往,冬去春来,这是大自然的客观规律。换句话说,冬天意味着春之降临,没有冬天就没有春天,这就是“冬中有春”啊!毛泽东的“飞雪迎春到”,“迎春”与“飞雪”连用,寥寥五个字,就揭示出了“冬中有春”这一自然规律。

  其实,我国民间的“数九”习俗就是这种思想的具体体现。早于公元550年,南朝梁代宗懔所著《荆楚岁时记》有言:“从冬至日数起,至九九八十一日,为寒尽。”此外,还有“画九”“写九”习俗。明清时期,最喜欢玩弄这种“写九”的,莫过于私塾中的小学生了,他们最通常写的是“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九字了。他们把这几个字做成空心字,按笔划每天描一笔,描完之后,正好是春暖花开、姹紫嫣红时。那么,为什么不用一到八中的某个数来数数呢?其实,这“数九”习俗是与我国传统哲学中的阴阳消长有关系的。阳长阴消象征暖来寒去。九为“至阳”之数,九又是“至大”之数。“至阳”之数的积累意味着阴气的日渐消减,累至九次就到了尽头,意味着寒去暖来,“春已深矣”了。

  茅盾先生在《冬天》中对“冬中有春”是这样理性认识的:“我知道冬毕竟是冬,摧残了许多嫩芽,在地面上造成恐怖;我又知道冬只不过是冬,北风和霜雪虽然凶猛,终不能永远地不过去。相反地,冬天的寒冷愈甚,就是冬的命运快要告终,春已在叩门。”

  英国诗人雪莱在《西风颂》中也有类似的、而且多年来被人们广为引用的诗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茅盾先生在《冬天》的最后写道:“春要来到的时候,一定先有冬。”正是:“不经一番彻骨寒,怎得梅花扑鼻香?”

  茅盾和雪莱这些富含哲理的诗句,应该成为我们顺利度过刺骨寒冬的精神支柱。推而广之,也可以看作是我们战胜挫折、走出困境的自然依据。人生不也正是这样嘛!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无论是事业上、感情上,还是生活上,总会有“冬天”来临的时候。此时只要你能正确认识挫折与困境的价值所在,你一定会迎来一个明媚的春天。

  经过这么一番咀嚼过后,想来对这个“冬天”应该有一个比较客观的认识了吧!其实,这里面隐含着老子祸福观,只要我们理性地看待冬天,一方面,“冬毕竟是冬”,需要我们承担防灾减灾的责任和义务;另一方面,冬天里蕴藏着能为人类造福的诸多资源,需要我们尽情地去开发和享用。至此,我们该不会认为虽然冬天是寒魔而感到可恨,反而会觉得“冬日可爱”了吧!为了北京冬奥会,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敬畏寒冷,我们敬畏冬雪,我们不要猫冬,我们不要蛰伏,到莽莽的冰天雪地里,拥抱冬天,一同前行,迎接美丽春天的到来!

  天雪景的词要首推毛泽东的《沁园春·雪》了。“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这开头几句从宏观视角对北国冬景进行了描述。接下来的“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装素裹,分外妖娆”,则从另一个角度作出旁证,进一步细化了主题,从而引申出冬雪的大气磅礴。然后把自然风光与人物相结合,以伟人的胸襟,俯瞰历史,评说帝王,“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经时空转换,归结为“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在毛泽东眼中,北国的冬雪,是一部活的历史,是红妆素裹与天公比高的校场,是抒发情怀的佳境!

  众所周知,最能体现人们对冬天降雪期盼和喜爱心情的,非脍炙人口的“瑞雪兆丰年”莫属。

  “瑞”,吉祥之意。雪之所以加了“瑞”帽,并与“兆丰年”连在一起,这是因为,一来雪对农业生产而言,能防冻保暖、增墒抗旱、肥田增产、杀虫灭菌;二来雪对人类自身而言,能净化空气、解毒治病、创造美景,还是天然的大冰箱呢!

  《现代汉语词典》解释“瑞雪”是“应时的好雪”。由此可以这么认为,人们所说的“瑞雪兆丰年”中的“瑞雪”,应该指的是适得其时且适得其量的降雪。

  所谓“适得其时”,是指下雪的时间正好是该下雪的时候。一般来说,冬季下雪是好的,如谚语所云,“一寸腊雪一寸金”;“一日冬雪十日饭”;“腊雪盖地,年岁加倍”。而春天的雪对农业生产往往是有害的,如谚语所云,“冬雪是宝,春雪是草”;“冬雪药百虫,春雪吊百虫”;“七九雪,毒如药”;“冬雪财,春雪晦”。所以春雪就是不适时的降雪,更不用说那夏天的降雪了。比如1816年5—9月美国遭遇了预料不到的大雪及低温天气,造成绝收,这个没有夏季的一年就成了“贫穷年”。可见,不失时宜的春雪和夏雪就不能算是“瑞雪”了。

  所谓“适得其量”,是指起码降雪量为中等以上的雪。一个冬天里能够下几场大雪,那就更好了。如谚语所云,“冬天三次雪,庄稼稳如铁”;“冬季见三白,田翁笑哈哈”。如果日降雪量不足2.5毫米,不能算是“瑞雪”。当然,降雪量亦不能太大,如果碰上暴风雪,降雪量过大,就不再是“天女散花”“麻姑掷米”了,而是“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了,更重要的是,不仅会给农牧业带来灾害,更会阻塞道路,影响出行,容易引发交通事故,还会破坏生命线工程,威胁人民生命财产安全。可见,好大好大的暴雪,星星点点的小雪,都不能算作“瑞雪”。比如,牧区的“白灾”指的就是暴雪;“黑灾”指的就是积雪过少。

  对于冬雪,我们更要提一下与我国有关的盛事,那就是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为此,我们是不是应该在冰雪功劳簿上浓墨重彩地记上一笔呢!于此,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没有冬天的冰雪,哪来的冬奥会。正是这冬天的“特产”,才烹饪出了世界体育运动史上四年一次的冬奥会盛宴。

  冬天四嚼:冬中有春

  不知你注意到了没有,这寒冷的冬天不过是四时中的一段而已,随着时序的推移,寒冬就会过去,春天就会到来。寒来暑往,冬去春来,这是大自然的客观规律。换句话说,冬天意味着春之降临,没有冬天就没有春天,这就是“冬中有春”啊!毛泽东的“飞雪迎春到”,“迎春”与“飞雪”连用,寥寥五个字,就揭示出了“冬中有春”这一自然规律。

  其实,我国民间的“数九”习俗就是这种思想的具体体现。早于公元550年,南朝梁代宗懔所著《荆楚岁时记》有言:“从冬至日数起,至九九八十一日,为寒尽。”此外,还有“画九”“写九”习俗。明清时期,最喜欢玩弄这种“写九”的,莫过于私塾中的小学生了,他们最通常写的是“庭前垂柳珍重待春风”九字了。他们把这几个字做成空心字,按笔划每天描一笔,描完之后,正好是春暖花开、姹紫嫣红时。那么,为什么不用一到八中的某个数来数数呢?其实,这“数九”习俗是与我国传统哲学中的阴阳消长有关系的。阳长阴消象征暖来寒去。九为“至阳”之数,九又是“至大”之数。“至阳”之数的积累意味着阴气的日渐消减,累至九次就到了尽头,意味着寒去暖来,“春已深矣”了。

  茅盾先生在《冬天》中对“冬中有春”是这样理性认识的:“我知道冬毕竟是冬,摧残了许多嫩芽,在地面上造成恐怖;我又知道冬只不过是冬,北风和霜雪虽然凶猛,终不能永远地不过去。相反地,冬天的寒冷愈甚,就是冬的命运快要告终,春已在叩门。”

  英国诗人雪莱在《西风颂》中也有类似的、而且多年来被人们广为引用的诗句:“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茅盾先生在《冬天》的最后写道:“春要来到的时候,一定先有冬。”正是:“不经一番彻骨寒,怎得梅花扑鼻香?”

  茅盾和雪莱这些富含哲理的诗句,应该成为我们顺利度过刺骨寒冬的精神支柱。推而广之,也可以看作是我们战胜挫折、走出困境的自然依据。人生不也正是这样嘛!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无论是事业上、感情上,还是生活上,总会有“冬天”来临的时候。此时只要你能正确认识挫折与困境的价值所在,你一定会迎来一个明媚的春天。

  经过这么一番咀嚼过后,想来对这个“冬天”应该有一个比较客观的认识了吧!其实,这里面隐含着老子祸福观,只要我们理性地看待冬天,一方面,“冬毕竟是冬”,需要我们承担防灾减灾的责任和义务;另一方面,冬天里蕴藏着能为人类造福的诸多资源,需要我们尽情地去开发和享用。至此,我们该不会认为虽然冬天是寒魔而感到可恨,反而会觉得“冬日可爱”了吧!为了北京冬奥会,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们敬畏寒冷,我们敬畏冬雪,我们不要猫冬,我们不要蛰伏,到莽莽的冰天雪地里,拥抱冬天,一同前行,迎接美丽春天的到来!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