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历史期刊>2016年>2016年第6期>文章

玛依塔斯“老风口”的今昔

1996年冬天,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一天,狂风携裹着暴雪又一次阻断了通往新疆塔城市的主要干道,位于省道221线的老风口沿线因为风吹雪......

  说到新疆塔城地区额敏县的玛依塔斯,人们首先想到的便是令人胆寒的铺天盖地的风吹雪。作为一个塔城人,30年里,我曾无数次从玛依塔斯身边路过。曾经,玛依塔斯在一片萧杀中露出苍凉的骨骼,如今,玛依塔斯身披彩衣惊艳了飞鸟;曾经漫漫风沙从玛依塔斯头顶呼啸而过,寒冬里玛依塔斯令无数人“闻风丧胆”,如今,千亩绿色屏障将风沙阻挡,玛依塔斯焕发出一片生机盎然,让人们看到了战胜“风魔”的希望。我热爱玛依塔斯,因为玛依塔斯是家乡的一方热土;我憎恨玛依塔斯,因为你给太多人带来过伤痕累累的记忆;我无法忘记玛依塔斯,因为玛依塔斯的名字叫——老风口。

玛依塔斯路段遭遇风吹雪袭击,大量车辆滞困在风区(摄影 李小华)

  1996年冬天,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一天,狂风携裹着暴雪又一次阻断了通往新疆塔城市的主要干道,位于省道221线的老风口沿线因为风吹雪,造成大量旅客被困。交警、路政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和重型机械打通道路,救出被困群众。然而由于救援机械落后,道路刚打通接着又被肆虐的狂风卷着大雪封堵,救援持续了三天三夜。这些被困的人群里有我的大哥,他身上装着父亲用来救命的药,然而,四天以后,当他从风区“突围”赶回家中时,父亲已经不幸离世。我第一次那样痛恨“老风口”,痛恨它的无情和恐怖,那些大风就像尖刀从我心口划过。

  老风口的风从古至今从来没有停过,一度被称做“夺命风口”,关于大风的记载最早可以追溯到元代,这里的风横跨几个世纪,所向披靡,形成了多处罕见的被称做“魔鬼城”的风蚀地貌,每到冬季更是狂风肆虐、大雪封山、道路难行,积雪最厚时达2米以上。据统计,老风口年均大于8级大风有150余天,最多180天,最大风速高达40米/秒,车毁人亡的事情时有发生。

  翻开新疆版图,不难发现老风口地理位置的特殊。它地处准噶尔盆地西侧,塔额盆地南缘,将两盆地相连,不仅如此,它还三面环山,东北面是乌日格夏依山,南面是加依尔山,西南面是巴尔鲁克山,而三山唯一敞口的西面,正是老风口的所在地,这段位于塔城至托里间的狭窄谷地,长约70千米,是冷空气从西北进入准噶尔盆地的通道。准噶尔盆地中,古尔班通古特沙漠的气候昼热夜凉,如果把它比作呼吸的肺叶,塔城老风口正好是气流通过的咽喉。


玛依塔斯应急保障基地的除雪机械联合作业,清扫国道3015线、省道201线玛依塔斯路段的积雪,保障公路的畅通(摄影 李小华)

  特殊的地形造成“狭管效应”,自西而来的冷空气通过这条狭长通道进入谷地,使谷地在天气系统来临前和锋面过境时产生偏西大风。在冬、春、秋三季中,强盛的地面蒙古高压的建立,使中亚地区出现大片减压区。冷空气在准噶尔盆地堆积,构成东高西低的气压场形势,气压梯度与狭管状地形方向一致,回流倒灌的冷空气沿倾斜的谷地向西运行,并在滑坡作用下异常加速。在高空暖平流的影响下,对流层中下层偏东风开始影响谷地,使谷地产生强劲的偏东大风。有了大风,就为风吹雪的形成创造了条件。由于地面上的雪并未结成冰,当强劲的风吹过时,容易挟带起地表积雪,这时就会形成风吹雪了。

  老风口风吹雪灾害是影响公路交通运输的一只“猛虎”。当风速达到一定数值时,地表雪粒就被卷入气流,并以移动、滚动、跳跃和悬浮形式在地面与近地气层中。根据强度的大小等方面分为低吹风、高吹风和暴风雪三类。当风速达到17.2米/秒以上时,大量的雪随暴风飘行,同时伴有强烈降温,严重时能见度不足1米。

  为彻底治理老风口风雪灾害,1993—2010年,当地政府用7年时间开展防风阻雪林工程建设,在这里建成了12.6万亩绿洲,构筑了28千米长的绿色屏障。区内植被群落结构发生了明显变化,由单一的旱生植被逐渐过渡到了多样的中生、湿生植被,局部小气候发生明显改变,从而使风蚀严重、万古荒原的戈壁荒滩,变成了一片新绿洲。统计数据表明,林带内风速较旷野地区降低30%~40%,空气相对湿度提高2%~5%,蒸发量降低5%~20%。据老风口生态监测站的资料记载,经过多年造林治理,目前生态区年平均风速为6.0米/秒,比原来减小了1.5米/秒。在建造生态防护林的同时,还总结出“导”(各种型式和规格的导雪设施,如下导风栅等)、“改”(提高路基、修缮边坡、开挖储雪场等)、“阻”(不同规格和结构的阻雪栅和防雪林等)、“除”(机械除雪与物理化学融雪)等一套有效的综合治理措施。在新建的克塔高速老风口沿线采用了磁诱导新技术,预先埋设在公路上的磁性路标和车载磁性传感器形成沿车道行驶方向的诱导磁场,车辆通过车载磁传感器就可实时探测诱导磁场的信号,可防止车辆偏离车道。在公路雪阻严重的路段,分别安装了管式化风墙挡雪板,实施敞开式路基,可有效减少强烈风雪流的形成和公路积雪现象。

  经过治理,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风灾,保证了交通全年畅通,昔日不可一世的“风魔”,现在已经不如从前那样猖狂。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