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精彩文章>谈天说地

探秘苦寒之地“宁古塔”

  谈及“宁古塔”一词,人们最为熟知的搭配莫过于流放“宁古塔”。曾几何时,风靡的清宫剧炒热了“宁古塔”这北国的苦寒之地。但人们对于“宁古塔”的情况却是一知半解。今天让我这个“宁古塔”边民带你一瞥苦寒之地“宁古塔”的前世今生。

  “宁古塔”屡被误解

  黑龙江省牡丹江宁安市渤海镇兴隆寺的孙泽光告诉我们:许多游人会指着宁安市兴隆寺浮图石灯郑重地说,这就是“宁古塔”吧?。

  认为“宁古塔”是个“塔”,这是大多数人的惯性思维。实际上“宁古塔”不是“塔”,而是一个城的名,它是清朝时期“流人”放逐的一个场所。古代把中原流放关外的犯人称为流人。

  “宁古塔”辖界在清朝顺治年间十分广大,管辖今天的黑龙江省、吉林省、内蒙古自治区的一部分以及乌苏里江以东、外兴安岭以南的广大地区。“宁古塔”有新、旧两城,旧城位于松花江左岸支流海浪河南岸,今为黑龙江省牡丹江海林市长汀镇旧古塔村。康熙五年(1666年)迁建新城为渤海故壤、上京龙泉府故址,今为黑龙江省牡丹江宁安市城地。

  既然无塔,为何又称为“塔”呢?相传,清皇族的远祖兄弟六个,曾居住于此。满语谓“六”为“宁古”,谓“个”为“塔”,“宁古塔”就是“六个”的意思。由此可见,“宁古塔”是满族的发源地,是清皇族的老家和龙兴之地。

  清代流人放逐之地

  在中国传统社会中,流放是十分独特的政治刑罚,被统治者自诩为一种仁慈的处罚方式。历史上的罪犯流放最早起源于五代后晋天福年间,到清代逐步健全了罪犯流配制度。按《大清律例名例律上》记载,“不忍刑杀,流之远方”, 历代统治者煞费苦心地变换流放的形式。对于流放地点的选择也费尽心机,西北绝域、西南烟瘴和东北苦寒之地成了首选。

  清代选择苦寒之地“宁古塔”作为首选,主要有惩恶、扬善和戍边三方面的考虑。

  “惩恶”,因为“宁古塔”环境恶劣,要让犯了罪的人背井离乡受尽磨难,到关外去自首、自思、自悔,接受磨炼。清代举人吴兆骞在《上父母书》信中说:“宁古寒苦天下所无,自春初到四月中旬,大风如雷鸣电激咫尺皆迷,五月至七月阴雨接连,八月中旬即下大雪,九月初河水尽冻。雪才到地即成坚冰,一望千里皆茫茫白雪。”清代诗人杨宾称“宁古塔”为“绝域”之地,在《柳边纪略》中叹曰:“绝域无文献,苍茫放浩歌”。从记载来看,流放到“宁古塔”的流人也确实感受到了苦寒之地的罪与罚。

  “扬善”,“宁古塔”是满族的发源地,是清皇族的龙兴之地。清时,流放的罪犯来到这里要开荒种地,修桥筑路,而且还要为当地官员、旗人服役。一方面是为清皇族的老家“增砖添瓦”,建设家乡,另一方面流人要忍饥挨饿,为当地官员、满人当牛做马,沦为家奴,以显示祖上的荣耀。

  “戍边”,清时“宁古塔”为清与沙俄的交界地带,俄人屡屡越界,民众不胜其扰,故用流人冲抵军队空缺。清初反沙俄侵略战争中建立起来的吉林水师营与黑龙江水师营中的水手、帮丁、匠役以及黑龙江炎器营中的营丁,均是由流人充役的,他们是两次雅克萨战役中的主力军。“还怜豪气在,长啸学从军”,吴兆骞也曾作为“宁古塔”将军巴海的随军书记参加了抗击沙俄入侵的战争,并随大军转战于黑龙江、乌苏里江流域。

  “山非山兮,水非水,生非生兮,死非死。”300年前的清代,“宁古塔”曾是一个令人不寒而栗的名字。这里环境恶劣,气候异常,寸草不生,五谷不长,是适合罪犯改造的荒蛮绝域之地。几百年的光阴流转,流人早已远去,从某种意义上说,流放的制度、流人的磨难和他们的存在成就了“宁古塔”,是一部浓缩的“宁古塔”的开发史,苦寒之地的“宁古塔”也有了新颜。

  “宁古塔”今生的华丽嬗变

  “宁古塔”的新、旧两城所在地现如今均在黑龙江省牡丹江市地域内。牡丹江市是因黑龙江省松花江上最大支流之一的牡丹江横跨市区而得名,现为黑龙江省东部地区最大的中心城市。

  清王朝后,特别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由于城市建设、人类活动和热岛效应,使气候变暖,牡丹江市已经远没有那样寒冷,更谈不上是“苦”地,甚至成了避暑疗养的圣地。

  牡丹江市东南濒临日本海,形成海洋中温带季风气候特征。春秋两季短,风大易旱;夏季温热多雨,年均降雨540毫米,年日照时数平均2305小时,年平均气温4.3℃。它以独特的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成了全国的优秀旅游城市。牡丹江市的镜泊湖是中国最大的典型熔岩堰塞湖,这座高大的堰塞湖周围景色秀美,古树茂密,水天一色,集万物之灵气,烟波浩荡,举世闻名,是国家5A级风景区。因山区小气候影响,以降雪早、雪期长、雪质好、雪景奇而享誉国内外的“中国雪乡”也坐落于牡丹江市境内。而唐代渤海国上京龙泉府遗址、宁古塔遗存、中东铁路遗存的留存和其历史文化的沉淀,更使牡丹江成为历史文化名城,为牡丹江的人文景观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如今之“宁古塔”地区再也不是古籍记载中的“数千里内外无寸碣可稽,无故老可问”的苦寒之地,而是“水碧气朗,绿荫蓊郁”的塞北江南。“宁古塔”地区这一破茧成蝶的嬗变,不失为千万流人带来的中原文明和开阔豁达的性情的结果。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