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象知识网站

首页>精彩文章>谈天说地

变暴雨灾害为水资源

  在多雨的汛期,防止暴雨所造成的洪涝灾害是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重大措施。但是,暴雨又是一种重要资源。特别是在华北地区,暴雨作为水资源的主要来源,更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问题主要在于暴雨并不都能转变为水资源,而是可以形成很大的灾害。灾害与资源实际上是暴雨作用中相互矛盾的两种性质。不变资源,便成灾害;避免灾害,必须使之变为资源。如何使之变成资源,关键在于就地蓄积雨水。

  假设在地面没有任何蓄积雨水能力的山区,则在1万平方公里(100公里见方)内每次100毫米的暴雨就会有10亿立方米的雨水,而且会迅速汇集到溪谷河流中。如果洪水日行100公里,则需要流量超过1万立方米每秒,才能在一天内排出区外,不致泛滥。海河流域的山区面积为14.2万平方公里,各支流成扇形汇集到下游洼地。可以想见,这样大的流水可以冲坏很多山区房屋土地,又能在下游平原造成严重的洪水泛滥。实际上在任何流域所产生的流量都不会达到上面所说的理论数值,这是因为在当地的地表层或多或少地吸收了部分雨水,而不会是全部雨水倾泻而下。被吸收的这部分雨水就是资源。

  虽然如此,实际上暴雨所形成的洪水仍然是很巨大的。1977年7月5~6日黄河中游一次强度达100毫米左右的大暴雨,延水甘谷驿以上流域面积为5891平方公里,最大洪峰到达过905万立方米每秒,一天洪量达1.38亿立方米。由于洪水猛烈冲刷,每立方米的水中含泥沙量达到800公斤。延安北关街道水深达5~6米,死亡失踪134人,延安纪念馆部分文物被冲走,飞机场被冲毁,灾情十分严重。

  如何减轻暴雨洪灾,主要在于就地蓄水,特别是把洪水积蓄在山区,使之变成为宝贵的水资源,同时也避免了洪水成灾。应当指出,自然界也有蓄水功能,上面所说的理论计算量远未实现,就是自然界蓄水的结果。不过,自然界这种蓄水功能由于受人类盲目活动的影响,已经遭受并正在受到严重的破坏,这就使得洪水更为猛烈,而在少雨时因蓄水太少,使得旱灾更容易发生,发生后也更严重。

  原来大地蓄水主要靠地表土层,而土层又需要良好的植被保护。据研究,一般每米厚度土层至少可蓄100毫米的水量,而我国北方的黄土则可蓄200毫米以上的水量。土层又靠植被保护,因为植被可消弱雨水下降速度,根系和枯枝落叶能保护地面,减缓水速,使水有可能慢慢渗入地下。人们为了开垦土地,兴建房屋道路,破坏了植被,使土壤失去保护,不但水流容易向低处汇集,而且还大量冲刷土壤河岸,结果就使雨水难以蓄住。水资源也随之减少。

  土层以下的地中能蓄大量地下水,但是这只有在土层饱和后,才能向下较快地补充水分。表层蓄不住水,地下也没有可能得到较多的水量。地表好像是地下的阀门一样,对地下水的补充是极为重要的。因此,治理地表层是治水的关键。这在山区尤为重要,由于山区是河水的源地,山区降水一般又大于平原,山区地形崎岖,水流又极易汇集,因此,治水的根本是在治山。治山的根本是尽量多蓄住水。

  经验证明,工程措施与生态措施并举,不但能保护自然界的蓄水能力,而且还可以大大加强这个能力。利用这两种措施可以建设不同层次的蓄水工程。

  鱼鳞坑、水平沟与水平梯田等工程结合植树造林、培养植被是第一层次,也是最基本的。由于鱼鳞坑等是小型贮水工程,规模小,工程容易,故可满山遍野,到处挖掘,因为数量多,也可以形成很大的贮水能力。同时,由于鱼鳞坑等内有较好的水分条件,有利于树木成活。树木成长,根系发达有利于形成良好植被,而良好植被又可以保护鱼鳞坑等不被泥沙破坏。这就起到了互相支持的作用。若在10平方米的汇流面积内挖一个或多个总容量近1立方米的鱼鳞坑,就能使100毫米的大暴雨不下山。鱼鳞坑及水平沟、水平梯田结合植被已在多处试验成功,起到了水土保持及减轻洪水的巨大作用。

  第二层次是山间水库或塘坝。如在每10平方公里汇流区中修一个或多个山间水库,使总库容达100万立方米,还可蓄住100毫米的雨水。

  第三层次是流域大水库。在10万平方公里的面积(比浙江省略大)内修一个或多个总库容达100亿立方米(相当两个新安江水库)的大水库,便可再蓄100毫米的雨水。

  以上各层次的蓄水量加起来,再考虑近地层蓄水能力,就可以把300毫米或更大的暴雨的全部雨水蓄积起来。这样既可免去洪水危害,而且积蓄了这样多的雨水,也不怕一般的旱灾。 这样,就可以使暴雨从一种可怕的灾害转变为一种极其宝贵的资源。即使遇到更大的暴雨,由于大部分水量已经蓄住,剩下的一部分所造成的灾害也就大大减轻了。

  

  

  

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